分站频道
推荐栏目新闻中心法制新闻综合新闻

首页 > 法制新闻 > 记者调查

广告招商中...

违法强拆损失几千万黑恶势力行为谁买单

来源:利剑反腐 2019-09-18
  • 关注官方微信

  • 天天315消费维权

法制与反腐新闻网(马国平、连勇,温州讯),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瑶溪街道有这样一个江南水乡,人称小南塘的朱宅村,早在清代至民国时期,便有记载村子原名水心村,又叫做“水心朱宅”。2002年,朱宅村划归龙湾区瑶溪镇管辖。它是省级特色旅游村、市级五美乡村示范村、省级卫生村、市级文明村。于2017年由温州市龙湾区瑶溪街道开始着手城中村改造拆迁工作。

上图:温州市龙湾区瑶溪街道朱宅村原貌

上图:温州市龙湾区瑶溪街道朱宅村原貌

 

一、故意破坏未搬离村民的房屋

        事情从2018年1月开始说起,据村民朱晓春、朱林、林冬媚、朱进贵、朱晓洪等人讲述:在本月内的几个不同日期当天,街道拆迁办在进行拆除工作时,分别对自家房屋进行不同程度的故意破坏,破坏的时候有的家中有人,有的被不知名的几名保安进入自家屋内通知说“你们一家人先出去,街道让我们把隔壁几户人家用铲车弄几个洞,也就是做做样子,跟你们没关系,为了安全起见你们先出去”,谁知这出去再回去可就不是原来的样子了,拆迁队操作机械分别对朱宅村还未搬离的村民:朱晓春、朱林、林冬媚、朱进贵、朱晓洪等多户村民的房屋,进行了部分挑衅式的毁坏,并对部分房屋直接性拆除,导致几户村民的房屋墙体出现多处大洞,房顶多处坍塌,室内装潢的墙体和吊顶材料多处变形掉落,如果居住在里面,随时构成人生威胁,这种行为有理由且可以合理性怀疑是在骚扰和恐吓。

上图:朱宅村某户被恶意破坏的房屋

上图:朱宅村某户被恶意破坏的房屋

上图:朱宅村某户被恶意破坏的房屋

 

 

       当时几户村民感觉自己是被骗出自家房屋后,被拆迁队故意破坏的自家房产,所以进行了报警(有报警记录可查询),出警到现场的民警回复“这是政府行为,我们无权干涉”,事后村民多次向温州市信访局、龙湾区政府以及瑶溪街办反映,均无果、也不予理睬。就这样村民在这种极其危险的环境下又居住了几个月,这几个月可以说是提心吊胆、战战兢兢,有时外面下大雨,屋内下小雨,墙体毁坏造成的受力不均还不时有砖块和混凝土碎块掉落,在这种环境下居住可以说是随时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随后,瑶溪街道将几户村民的房屋定成D级危房,而村民认为:房子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瑶溪街道拆迁办指使拆迁人人员的行为?事后不但不承认是故意而为之,还以过失失手为说辞,不但不承担责任修补房屋,还以危房名义要进行拆除。几户村民对这种行为非常不认可,自然更不会同意拆除自己的房屋,就这样在危险中坚持了几个月。

二、几百人“强拆”一户村民房屋

       2018年7月15日晚上10点50分,有不知名人士偷偷剪断了村民朱某家的电线,并将监控摄像头打掉,发现后一家当即就报了警。次日,也就是16日早上6点,瑶溪街道派来了大约500人,有身着迷彩服的街道干部和拆迁办工作人员,有雇佣来身着保安服的保安,还有一些身穿作训服社会人员。

上图:朱宅村某村民被拖拽离自家以及其妻被拖拽上车


上图:朱宅村某村民被拖拽离自家以及其妻被拖拽上车

        这几百人包围了现场、封锁了街道、拉起警戒线并不准人车经过。随后,强行打开了朱某家的防盗大门,由十几个人将朱某的老婆强行拖拽至屋外的车内,并由几人看守限制自由,围观村民描述:当时朱某的老婆掏出手机拍摄瑶溪街道的工作人员时,一个名叫“王炎”的保安队长命人将她全身压住,双手捆住,并抢夺了手机删除了里面的视频和照片。之后王炎还在她被压着的情况下对她连踢带踹,并口头威胁“我不用自己动手,叫人跟踪你知道你住哪,到时候把你儿子儿媳一家全弄死”,其他保安也威胁“弄死你以后开车拉到没人的地方把你丢掉”。

       就这样瑶溪街道强拆首秀就在2018年7月这一天正式来开了帷幕!

三、更大规模的“强拆”大剧正在上演

        朱宅村的事情其实还没有完,同年10月2日,正是举国欢庆的节日国庆节假期,瑶溪街道办事处向龙瑶供电所发出公函,表示:根据上级要求(也就是龙湾区政府的指示)对剩余住户实行“清零行动”,要求供电所对剩余几户进行断电和电线拆除。

 

       次日,也就是2018年10月3日,就在这一天“强拆”大戏再次上演,而这一次,人数更多、场面更大,不但有强拆人员近千名,同时警戒线内还停有大小数十辆应急车辆。

据朱进贵描述:几个月前,这些人已经假借拆除邻居房屋为由,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将自己家的一处十几平米的小屋强行拆除掉了,事后还振振有词,向街办反映也无人理睬。

几个月后,也就是10月3日当天凌晨4点被一堆不知名的保安强行闯入房屋并强制命令离开自己房屋,而房屋将被强制拆除,一家人在极其不自由的情况下被迫离开遣送至村委会,他从村委会了解到,凌晨3点整已有几百名保安护卫,在村内村外开始分批集结,场面壮观,酷似大战前的紧急集合。

而朱进贵一家被带离时仅带走一些随身衣物,其余所有财产(包括家具、家电、衣物等全部没有带出,朱进贵一家是加工仪表的个体商户,被滞留在家中的数控设备和一些成品半成品同样数额巨大,当然目前早已不见了踪影,损失惨重。

另一户村民林冬媚一家被强拆之时场面更是让人难以置信,10月3日,林冬媚的儿子在外打工不在本地,丈夫患有重病早已丧失劳动能力,孙女还小不到一岁。事发当天凌晨不到6点,数名保安使用大锤砸开防盗门,砸碎玻璃,手持盾牌强行进入,将林冬媚的正在熟睡的孙女光着身子强行抱出,女儿被几个保安拉着胳膊拖出,而林冬媚誓死反抗,在被殴打昏厥后用盾牌抬出扔至路边,一个小时候见其在地上仍无反应,才有人叫来了救护车送到龙湾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后病情加重送至温州一医治疗,至今精神虚弱,每次提及此事都一度晕厥。

上图:保安砸开门后强行进入林冬媚家

       被拆之前林冬媚的一个儿子刚刚结婚,家中金银首饰价值几十万,以及一部分现金都不知去向,据林冬媚的儿子朱文永讲述:早在2017年12月开始瑶溪街办就对他们断水断电,并故意向他们的房屋进行破坏,之后还有人半夜一两点将一车垃圾倾倒在自己门口,导致无法正常生活。

 

 

 

       村民朱林讲述2018年凌晨4点30分听到楼下强烈的敲门砸门声,是几十个不知名的保安在叫喊着让开门,边喊还边打砸门锁试图进入,朱林随即报警,警车也马上赶到了现场,得知是政府行为,无奈也只能说管不了。

       双方僵持到下午1点30分,保安队长王炎将朱林骗出去见街办领导,之后保安乘机进入将朱林家人全部强制驱离现场,对朱林家进行了强制拆除。

       朱晓春系朱宅村村民,同时也是温州市龙湾正泰机械厂股东(正泰机械厂是一家集体股份企业,于1996年创办,2001年经过镇政府和农林水利局等部门审批在朱宅村范围内建造的厂房,也属于朱宅村的范围。)。2018年1月14日拆迁人员同样对朱晓春的住宅房屋进行了骚扰,并且在没有通知的情况驾驶挖掘机对其房屋拆除了半边,之后多次反映均无果。

       几个月后,又有几百人来到厂房内,要对厂房进行拆除,朱晓春的弟弟朱晓洪闻讯后到达现场,厂房内的办公室门已经被砸坏,东西散落一地,同时其他人员在厂房内还继续搬动的其他设备工具等,朱晓洪上前理论并拿出手机拍摄,几名保安上前就动用武力,先是将朱晓洪的手机打掉摔在地上,由于对方人数众多后又持械对朱晓洪连追带打,所以在不停的逃跑躲避的同时自卫,双方在对打过程中均有不同程度的损伤,朱晓洪也进了医院。

       事后公安局对朱晓洪说,他对对方造成伤害,要么就是进行赔偿,要么就是拘留,无奈之下朱晓洪赔付了对方七万元人民币。

       10月3日同一天,几百人的大部队同样对朱晓春和朱晓洪的住宅房屋进行了强拆,而厂房也因此停止了生产,所有的磨具被搬出后,放在院内经过雨淋和太阳暴晒已经全部损坏,因为停产带来的订单毁约赔付损失、设备损失、原材料半成品损失、以及被迫停产而银行断贷损失,导致资金出现问题带来的一切损失,目前保守估计已经超过两千万。

 

四、状告龙湾区政府和龙湾区瑶溪街道办事处

       几户被强拆的村民因接收不了这样的行为,所以将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政府、温州市龙湾区瑶溪街道办事处告上了法庭,本案经由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决: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政府作为被告不适格,所以驳回对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政府的起诉,但是确认适格被告温州市龙湾区瑶溪街道办事处采取强拆的行为为违法。(以下为部分村民的裁定书)

 


 

上图:朱进贵的温州市中级法院裁定书

 


上图:朱进贵的温州市中级法院裁定书

       至此,本案件表面看似几户村民胜利了,因为法院确认了瑶溪街道办事处的强拆的违法行为,但是人民财产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至今却无人过问,而瑶溪街办并没有对几户村民进行协商和妥善安置,任然还是居无定所。且不说瑶溪街办是不是被告,就即便不是被告难道解决老百姓的问题就这么难吗?何况这种酷似黑恶势力违法行为,造成几户村民总额达几千万巨额损失不正是瑶溪街办一手造成的吗?而这些损失又将由谁来买单?

五、曾经的水心住宅现已是废墟一片

       自2017年开始着手城中村改造拆迁工程,到2018年国庆节强拆完毕,如今马上是又一年国庆了,曾经的唯美水乡,一去不复返。想到这里不禁让人起疑,拆完都这么久了没有任何项目方或是开发商入驻进行改造建设,为何要急于一时用这种令人唾弃的卑劣手段对待老百姓。百姓被迫造成这么大的损失,这片地方不是依然就这么空着???强拆的意义实在令人费解。

 

上图:朱宅村现状

上图:朱宅村现状

上图:朱宅村现状

上图:朱宅村现状
六、追溯原因和疑问

      事情发展到现在有人不禁会问,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据我们走访询问的一些村民了解到,多数村民对此次拆迁的补偿标准存在质疑。据不完全了解相关规定是:房屋在1994年之前建造完成的按照一平米八千多元计算进行赔付,而在1994年之后建造的房屋,一律按照违建房屋每平米补偿两百多元处理。

       随后查阅温州市龙湾区政府政务公布网站,自2011年起,龙湾区瑶溪街道大大小小的违建治理通知,违建拆除行动、无违建会议数十次,请问这么多次行动怎么就没有把1994年以后建造的房屋全部拆除掉呢?就温州市龙湾区目前的房价而言,即使是按照八千多补偿也买不来一平米吧?更何况两百元呢?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 以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 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等法律法规及文件的相关规定,开展房屋 拆迁工作应当以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为基础、以稳固社会关系的稳 定为目标,必须依法、有序地进行征地拆迁。 首先,负责落实拆迁工作的相关部门必须具备法定的资质,一 定要有法律赋予的拆迁权或经有权政府部门合法委托。其次,在征 地拆迁前应当以合法形式进行公告、征求群众意见,同时对于群众 意见需要妥善处理,不得强行实施征地。再者,应当严格贯彻法定 征地拆迁补偿标准,给予被拆迁户足额的拆迁补偿。最为重要的是,若征地涉及拆迁农民住房的,必须先安置后拆迁,保证被拆迁农民生活水平不受影响。试问温州市龙湾区政府以及瑶溪街道办事处有没有遵照执行呢?

七、值得深思的几个问题

1.即使是政府行为,我们知道政府行使行政权力的也是一个人吧,这一道强制拆除的命令到底是谁下达的?行使行政权力下达指令的人究竟该不该追责?

2.此次大手笔的行动所带来的直接的和间接的人民财产损失以及精神损失,到底由谁来买单?

3.强拆完以后一直到村民开始起诉,期间居然没有找村民去沟通居住和补偿问题,如果不是村民起诉,难道就打算这样强拆完了就完事了?

4.这样的行为属于不属于扫黑除恶的范畴?

5.依照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裁定,既然已经确认强拆的违法行为成立,为什么依旧没有人解决后续问题?难道只有下达指令的时候是“行使行政权力”,承担责任的时候就成了“政府行为”与个人无关了吗?

八、法学专家的分析

      就此事向湖南大学法学院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肖艳辉教授进行的交流,肖教授对被告强拆可能构成的犯罪做了如下分析:

1、因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是玩忽职守造成恶性强拆事件的发生,可能构成渎职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妨害国家机关的正常活动,损害公众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职务活动客观公正性的信赖,致使国家与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

      《刑法》第397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2、政府官员直接进入被征收人房屋进行强制拆迁的可能构成非法入侵住宅罪。是指未经允许非法进入他人住宅或经要求退出无故拒不退出的行为。

       根据我国《刑法》第245条规定,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司法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犯前款罪的,从重处罚。

3、因政府强制拆除被征收人房屋的可能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是指故意非法地毁灭或者损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情节特别严重的行为。

      根据我国《刑法》第275条的规定,犯故意毁坏财物罪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九、人民的公仆因谨记“老百姓的事是大事”

       记得习近平总书记也曾在浙江任职,曾写过一篇《心无百姓莫为“官”》的文章,他在文章中指出:“‘群众利益无小事’。群众的一桩桩‘小事’,是构成国家、集体‘大事’的‘细胞’,小的‘细胞’健康,大的‘肌体’才会充满生机与活力。对老百姓来说,他们身边每一件琐碎的小事,都是实实在在的大事,有的甚至还是急事、难事。如果这些‘小事’得不到及时有效的解决,就会影响他们的思想情绪,影响他们的生产生活”。

       可见这些看似群众生活中的寻常“小事”,却成为习近平总书记关心的“大事”,体现了总书记对人民群众一种最深厚的感情和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如今咱们龙湾区政府、瑶溪街办是否真正走访过,两百块一平米就把自家房子拆掉,他们是否真的愿意呢?

       而现在那些无处安家的百姓已是一无所有,眼下我们祖国即将迎来70华诞,在这举国上下、普天同庆的日子里,请问龙湾区的党政干部们,你们有想过今年的国庆他们怎么过吗?请不要把自己行使权力错误的责任推卸给政府行为,也请不要践踏习大大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民心,因为民心不可丢,也丢不起。

法制与反腐新闻网浙江温州报道,并持续予以关注!

                                                    

采集:马国平     编辑:连 勇  责任编辑:王德强

责任编辑:王德强    马国平  连勇
有新闻想爆料?请登录《法制与反腐新闻网》( http://www.lsacnnews.com)、拨打新闻热线010--67332088,或登录法制与反腐新闻官方微信、微博(@法制与反腐)提供新闻线索。法制与反腐新闻网商务合作招募中,诚邀合作伙伴,联系电话18600016284。

法制与反腐|关于本站|广告服务|免责声明|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5 - 2019 LSACN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管:华夏法学院研究中心 主办:法制与监察杂志社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