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证件核查·广告投放
 
   
电话:0106733208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 法制新闻 >> 内容

是骗取拆迁补偿,还是扶贫帮困

时间:2016/6/4 7:38:42 点击:

  核心提示:是骗取拆迁补偿,还是“扶贫帮困”?——四川资阳一低保户疑似“被结婚”风波调查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吴文诩  最近,四川资阳市安岳县千佛乡花桥村村民蒋有六疑似“被结婚”事件引发社会关注。有村民举报,...

是骗取拆迁补偿,还是“扶贫帮困”?——四川资阳一低保户疑似“被结婚”风波调查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吴文诩

  最近,四川资阳市安岳县千佛乡花桥村村民蒋有六疑似“被结婚”事件引发社会关注。有村民举报,蒋有六智力低下,与村支书的亲家母是假结婚,为的是骗取拆迁补偿款。

  真相究竟是什么?村民质疑背后折射出了什么问题?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

  低保户与村支书亲家母结婚引质疑

  蒋有六今年56岁,口齿不清。在许多村民眼中,他的行为能力明显低于常人。过去,他和瘫痪在床的父亲相依为命,靠着低保勉强维持生活。

  然而,2012年,蒋有六突然结婚了,对象还是村支书的亲家母。两年后,有村民开始举报:蒋有六是“被结婚”,为的是骗取拆迁补偿款。

  位于花桥村村口一间陈旧的砖瓦房,就是蒋有六的家。门口胡乱堆放着一些农具、篱笆和砖块。走进里屋,黑漆漆的,泥巴地面凹凸不平,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其父亲独自躺在床上。

  “他们父子俩一直住在这里。”花桥村44岁村民谢敏说:“蒋有六啥时候结的婚,我们都不晓得。没办过酒席,媳妇更是从来都没来过。”

  一位女村民直言不讳:“像他的条件,怎么可能娶到媳妇!如果真是结婚了,怎么不过来供养他爹?给他买意外保险,都是村干部垫的钱。”

  登记结婚后,蒋有六的户口也迁到了女方家。在2014年和2015年低保普查时,因为户籍迁出和配偶经济状况不符合低保政策等原因,蒋有六父子的低保相继被取消。

  “我们直到2014年全乡低保核查过程中,才知道到他的户口已迁出两年,所以当时取消了他的低保。”千佛乡副乡长文加武说,“现在户口迁移只要拿着结婚证,直接在派出所就可以办理,而社保是直接划入他的银行卡。”

  2015年,乡里再次核查低保时,村民再次举报,称蒋有六的老婆有房、有车,他父亲的低保也应该取消。根据规定,乡里也取消了他父亲的低保。但鉴于父子俩的实际情况,乡里给予了蒋有六父亲每月200元的民政临时救助。

  村支书回应:结婚是为了“扶贫帮困”

  在花桥村民眼中,蒋有六是一个“又穷,脾气又不好”的人,缘何成了村支书亲家母的结婚对象?

  村支书邓从新的儿子、儿媳妇和亲家母在离县城30公里的镇子镇经营一家餐馆。邓从新说:“他们是自愿结婚的。结婚后,我们每年给蒋家的补贴接近1000元。没住在一起,是因为亲家母要带孙子,蒋有六要照顾他爹。”

  但邓从新坦言,结婚后把户口迁过去,确实是因为亲家母那里要拆迁,户口本上增加一个人能多分些补偿款。“有人觉得假结婚,是为了骗拆迁费。其实,我们是在帮助他。拆迁不仅可以给他买社保,而且还能给他分到一些钱。”

  采访中,蒋有六告诉记者,自己没种多少地,平时主要靠去镇上的餐馆杀鱼,干2个小时赚15元。另外,在村里打零工有些收入。“烟瘾比较大,赚的钱连烟钱都不够。”至于平时女方家里是否有给他钱,他只字未提。

  当记者询问蒋有六,是否知道自己结婚了、是否知道自己将有拆迁补偿等问题时,他立刻变得含糊其辞,难以沟通,只是简单地回答:“我有老婆。”

  据了解,由于拆迁补偿方案至今仍未最终确定,给蒋有六购买社保、领取拆迁补偿款等暂时也没有兑现。对于蒋有六疑似“被结婚”的事情,资阳市纪委正在核实调查,成立了专项调查组,进驻安岳开展调查。

  质疑背后:微腐败可能成为大祸害

  对于蒋有六“被结婚”风波的真相,有关部门仍在进一步调查中。专家认为,这一事件备受关注,在于近年来群众身边的腐败案件频发,触碰了百姓敏感的神经。

  四川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昕杰说,因为当事人无法完整地表达及回忆婚姻过程中的细节,所以就无法确立村支书在婚姻缔结过程中的具体责任。今后在农村偏远地区,对于那些行使民事行为权利存在能力障碍的人,要加强对他们的保护,进一步完善和落实国家现有的监护制度,防止一些有权势的人侵害他们的人身及财产权益。

  四川省社科院教授胡光伟则认为,以登记结婚获取拆迁补偿的做法,无论村支书的初衷是否是为了帮助蒋有六脱贫解困,都值得商榷。“村支书帮扶困难群众是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但首先还是要遵纪守法,应该先用好国家现有的惠民帮困政策。遮遮掩掩地用结婚换取补偿款的做法,难免引来村民质疑。”

  “微腐败可能成为大祸害。”成都市委党校教授刘益飞认为,“蒋有六结婚一事引发群众质疑,正是因为这些年村干部以权谋私、侵害群众利益的事件层出不穷。要避免基层出现侵害群众特别是特殊困难群体权益的事情,关键还在于加快推进基层政务公开。在若明若暗的情况下,就容易滋生‘苍蝇式’的腐败。”

  “一切结果只有等调查结论。”千佛乡纪委书记杨刚说,低保取消后,他们父子俩的基本收入就没了,但每月200元的临时救助会还是会一直发放下去。


作者:不详 来源:新华社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法制与反腐新闻网(www.lsacnnews.com) © 2019 版权所有 Book Printing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管:华夏法学研究中心 主办: 法制与监察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大成路6号院1号楼
    电话: 010---67332088  传真: 010---88177626 邮编:100041 邮箱:fzyff010@163.com 常年顾问:杨权:18612611868,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3007229-1号,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200 ,可信网站认证